首页
律师简介
同居关系
婚姻财产
收养法
夫妻债务
离婚起诉书
法律咨询
联系方式
首页 > 律师文集 >

夫妻债务

同居关系婚姻财产收养法夫妻债务离婚起诉书婚姻纠纷婚姻自由离婚赔偿婚姻动态文章案例
搜索律师文集
关键字
法律援助
电话:15221750032
联系人:袁丽
上海 松江区

离婚分割财产 分出巨额债务

添加时间:2018年6月20日   来源: 松江离婚财产纠纷律师     http://www.sjlhfcls.cn/
   深圳的马女士与丈夫陈先生离婚,按照法院判决马女士本可以分得夫妻共同财产近300万元,不料却因一桩从天而降的借款纠纷,马女士不仅对婚内财产分文未得,反而要与配偶共同承担520多万元的巨额债务。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律规定,离婚双方在平均分割共同财产的同时,对共同债务也应共同承担。

  夫妻离婚共同财产到底有多少

  
  陈先生为深圳市某建设监理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而马女士也为深圳市政府公务员,两人均年轻有为,事业有成,并有一个健康聪明的儿子。然而正是这样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却在共同生活近20年后开始亮起红灯,并于2004年5月走到尽头。

  
  2004年5月10日马女士正式向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起诉离婚,经过审理,法院于2005年6月21日判决准许两人离婚,并依法对两人婚内财产进行了平均分割。依照判决,马女士可分得夫妻共同财产折合人民币近300万元,这其中就包括陈先生在2004年4月12日未征得马女士同意擅自转让的贵州省都匀惠匀房地产开发实业有限公司的59.6%的股权转让款的一半238.4万元和2004年4月27日陈先生转走的银行存款的一半53万元。

  
  陈先生缘何要擅自转让都匀惠匀房地产开发实业有限公司的股权和银行存款呢?

  
  据陈先生合股人袁先生在接受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的问询时陈述,虽是董事长,但都匀惠匀房地产开发实业有限公司的实际出资者是袁先生,2004年4月12日陈先生将其名下所属股权全数转给袁先生与刘女士夫妇实属天经地义,袁先生夫妇不需要向陈先生支付转让款476.8万元。

  
  而马女士却认为这样的说法太过荒唐和牵强,她认为这是陈先生早有预谋地转移财产行为,她向记者出具了一份经龙岗区人民法院确认过的都匀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公司设立变更登记审核表,表上显示都匀惠匀房地产开发实业有限公司的注册资金800万元系由陈先生与袁先生共同出资,其中陈先生出资476.8万元,袁先生出资323.2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陈先生。

  
  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也因为陈先生未能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实其不是真正的出资者,且公司股东以在工商部门的登记为准的法律准则,判决陈先生须向马女士支付都匀惠匀房地产开发实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款的一半,折合人民币238.4万元。
  事情到此似乎告一段落。

  财产未得却飞来巨债

  
  一审判决后,陈先生认为深圳龙岗区人民法院对夫妻共同财产的认定不公,遂于2005年7月13日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要求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重新界定与分割。

  
  事有凑巧,正当双方为共同财产认定与分割争论不休的节骨眼上,2005年9月5日都匀惠匀房地产开发实业有限公司另一股东袁先生又一纸借款诉状将陈先生告上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该法院于2005年9月27日判定陈、袁两人借款债务成立,陈先生须支付合伙人袁先生人民币460万元,外加64万元利息,合计人民币524万元。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离婚双方在平均分割共同财产的同时,对共同债务也应共同承担,这就意味着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一旦生效,马女士必须与陈先生共同承担524万元的巨额债务。

  
  至此,一桩原本普通的离婚案件开始变得扑朔迷离。

  
  作为夫妻共同债务的承债人之一的马女士,对这笔巨额债务的突然降临显然措手不及,她对此表示难以理解,她说审判离婚案件时作为被调查取证的第三方证人,袁先生明知道陈、马两人正在打离婚官司,而在起诉这起债务纠纷案件时,袁先生却故意避开她,剥夺了她的知情权。在整个案件的审理与判决过程中,作为承债人之一的她对此却毫不知情,这究竟是何道理?她说都匀惠匀房地产开发实业有限公司在筹建之始及开发的项目她就亲自参与,并找朋友帮忙设计,对整个过程都非常清楚,根本不存在借款的事情。

  
  同时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在一审陈、马两人离婚案件时,也曾向陈先生及袁先生等人调查取证,三方均证实除购房外不存在任何借款债务。

  
  那么,这笔巨额借款到底从何而来呢?
  根据(2005)黔南民一初字第8号民事判决书所描述,被告陈先生因注册成立都匀惠匀房地产开发实业有限公司及惠匀公司增资,于1998年11月至2003年9月期间先后向原告袁先生借款人民币460万元。2003年9月26日,双方立据借款协议书,并规定从2003年10月1日起按月息0.7%开始计息。根据借款协议书,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确认借款事实成立,判定陈先生在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袁先生人民币524万元。

  法院态度审慎

  
  由于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没有通知共同承债人马女士,马女士在向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申诉的同时,也向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申请,并要求对借款证据进行司法鉴定。

  
  2005年12月5日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针对马女士的抗诉申请正式立案调查,在等待了近两个月后,2006年2月24日该检察院正式发出书面通知书,告知马女士此案不符合《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抗诉案件办案规则》规定的提请抗诉条件,驳回马女士的抗诉申请。

  
  检察院的撤案令马女士百思不得其解,她多次致电该检察院,希望知道不予受理的原因,均没有得到明确答复。

  
  本报记者亲赴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采访,希望了解相关事宜,该检察院领导以案件还没有定案为理由,回避采访。

  
  然而记者在向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陈检察官咨询中了解到,正常情况下检察院正式立案的案子,除非特殊情况,一般不会撤案,既使撤案,也必须出具书面通知书,并详细告知当事人撤案理由和法律依据。同时,针对经济纠纷类案件,陈检察官强调,法院在审理时应重点把握取证和举证等关键环节。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主要证据必须经过多项辅助证据的验证支持才能成立,即多项证据组成完整的证据锁链,整条证据锁链是一环扣一环紧密相连的,如果缺了中间的一两环,证据锁链就是断开的,断开的证据锁链是不能单独作为判案依据的。比如借款纠纷,除了借款合同或协议外,还必须有转款和收款凭证,以及各项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鉴定等。只有通过鉴定后确认各项证据都是合法的、真实的,才能形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锁链。如果仅凭借款协议而没有借款借据的支持,法院是不能单独因借款协议而认定借款成立的。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也会感兴趣

首页 | 律师简介 | 专长领域 | 律师文集 | 相册影集 | 人才招聘 | 法律咨询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All Right Reserved

松江离婚财产纠纷律师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22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15221750032  技术支持: 大律师网